盘踞23年的村霸团伙覆灭 曾扬言“公检法随便告”

  小 庄社区(原小庄村)位于河南省鹤壁市山城区长风中路,地处老城区繁华地段,是一个典型的“城中村”。一个原本名不见经传的村庄,却因原社区党委书记兼居委 会主任李含富涉黑涉恶案件而“闻名遐迩”。2019年10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公开曝光的6起涉黑腐败和“保护伞”典型案例就包括了李含富涉黑涉恶案 件。

  从1995年起,李含富担任社区党委书记兼居委会主任,他本应该当好“领头雁”,带领大家致富奔小康。然而,恰恰相反,任职以来,李含富仗着家族人员众多,长期把持基层政权,逐渐形成了家族式“村霸”黑恶团伙,整整盘踞23年。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在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各级纪检监察机关与政法机关凝心聚力、合力攻坚,严肃查处涉黑涉恶违法犯罪背后的腐败和“保护伞”问题。

  2018年4月12日,河南警方抓获了以65岁李含富为首的48名重要犯罪嫌疑人。同日,鹤壁市委、市纪委监委连夜抽调20余人成立专案组,对李含富涉黑犯罪团伙及其背后“保护伞”问题线索进行核查,并提级启动对山城区公安分局和鹿楼乡的扫黑除恶专项巡察。

盘踞23年的村霸团伙覆灭 曾扬言“公检法随便告”

日前,河南省鹤壁市纪委监委负责同志带队到小庄社区进行调研,听取群众扫黑除恶、惠民政策落实等工作意见建议。(卢家杰摄)

  在河南省纪委监委指导和督办下,截至目前,鹤壁市共党纪政务处分69人,解散党支部1个,宣布不予承认党员身份59人,诫勉、提醒谈话41人。

  欺行霸市 强取豪夺

  1999年隔壁村一村民因上厕所与李含富的父亲发生口角,李含富通过村内大喇叭喊来四五十个手持棍棒的人,把这名村民的家砸烂,打掉其五颗牙,这名村民常年躲在外地不敢回家。

  正是在这种不良家风下,李含富家族几乎所有成年亲属都参与到涉黑犯罪团伙的违法犯罪活动中……

  “李含富强揽工程盖了一栋质量不合格的楼,却以未支付工程款为由霸占整个工厂。”提起之前的事,向阳生老泪纵横。今年72岁的向阳生是鹤壁市享受国务院 特殊津贴的一名老工程师,上世纪80年代初他创办了鹤壁市敏感仪器厂,为扩大生产,1997年,他向相关单位申请在敏感仪器厂建设一栋两层综合生产楼。

  “李含富指使他人逼着写厂子转让协议,不写就打。我跪在地上给他们磕头求饶,李含富的打手说饶你不死可以,今天起你这个厂就是我们的,我写个协议你照抄,我咋写你咋写,动一个字打断你的腿。”向阳生介绍,那栋生产楼被李含富占用期间还要替他们交水电费。

  相对于向阳生,鹤壁市淇滨区包工头贾广日就没有那么“幸运”了。2001年,李含富的天泰建材城投资建设,贾广日承揽了建材城一千多万元的施工项目,市 场建成后,却被拖欠了680多万元工程款。贾广日因索要被拖欠的工程款上访被李含富怀恨在心,一天晚上,贾广日被人捅了一刀扔到玉米地里,对方说,“让你 死个明白,俺拿了李含富的钱了。”接着,六个人按住他,用刀砍下了他左手四根手指头,贾广日晕死过去,醒来后他趴在路边给家人打电话,捡回一条命。

  此外,李含富涉黑团伙还对小庄社区周边企事业单位采取阻工、扰工等方式强揽工程;非法强占集体土地建设建材市场、家具城、门面房收取租金大肆敛财;强行向多家小庄社区市场夜市摊主收取保护费。

  “办公室抽屉里放着四五十本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据专案组工作人员介绍,这些证书都是抓捕时搜查到的,初步判断为该犯罪团伙占有的土地情况,不少是非法所得,强占村里或他人的,村里可利用的土地几乎被李含富涉黑犯罪团伙全部占用。

  拉拢人心 操控政权

  李含富明面上是社区党委书记兼居委会主任,私下里,他却是建筑、建材、化工、家具、农副产品、科技等多家公司法定代表人或实际控制人。

  1995年以来,该涉黑犯罪团伙采取暴力手段打压其他选举竞选者,强收选票,违规发展家属亲信入党,长期把持小庄社区基层政权,侵占集体资产。10名主 要涉案人员除了李含富外,还包括李含富的二弟、三弟,李含富的儿子和侄子,其中李含富的二弟李含贵是小庄社区企业党支部书记,原李含富的司机是小庄社区第 三党支部书记。他通过家族控制的社区集体企业党支部,将多名亲属违规发展成党员,然后再将这些人的组织关系转到社区党支部,为其长期把持基层政权提供便 利。

推荐项目: